您好,歡迎光臨本站 登陸 注冊 收藏本站
客服熱線:400-8877-059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400-8877-059
首頁 > 系統分類 > 網店幫助分類 > 客戶關懷 > 解決方案
解決方案
快好省工業超市 / 2013-07-16

 隨著全球需求看似一落千丈,美國和中國都把擴大外國直接投資(FDI)視為可能的緩沖。然而,盡管美國和中國的雙邊貿易流動為全球規模最大,但兩國之間的外國直接投資流動卻令人意外地少得可憐。

在兩國高層會晤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US – 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期間,討論最熱烈的話題包括:中國抱怨美國針對直接投資的國家安全限制,以及美國提出中國過分關注于推動“自主創新”。文化差異肯定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兩國意圖中的動機錯配構成更大的挑戰。

與一般流行的看法相反,美國僅占流入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的幾個百分點。這一點令人困惑,因為這種投資在推動中國經濟騰飛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它令中國成為全球兩大投資目的地之一,僅次于美國。來自歐洲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遠遠超過美國,這反映出歐洲在高端機械和消費者產品出口方面強于美國,美國對華出口最大的兩類是糧食和廢物回收產品,這些并不需要外國直接投資給予配合。

在促成有爭議的中國造美國品牌產品出口增長方面,美國在華企業也令人意外地僅發揮了次要的作用。美國企業發現,零售比生產更具盈利能力。因此,多數高價值零配件在其他國家生產,僅在中國組裝,而且往往由臺灣富士康(Foxconn)等境外企業組裝,就像蘋果(Apple)那樣。在美國知名品牌表現出色的領域,如快餐和酒店連鎖,主要成本落在當地合作伙伴的賬簿上,美國跨國公司從加盟費中受益。


如今,對進入中國的美國企業來說,主要驅動力是渴望開發一個巨大的消費者市場。但中國政府不需要更多資本;它需要本國不具備的技術。

難怪美國在華外國直接投資如此之少。

從另一個方向看,即便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近年才變得規模龐大起來,但迄今只有1%流向了美國。鑒于幾十年前日本作為美國的盟友尚且遭遇敵意,美國能否為中國的投資營造一個更友好的環境?

在海外尋找機會的中國企業現在主要動機是尋找資源,這在非洲和拉美的例子中可見一斑,中海油(CNOOC)收購美國的優尼科(Unocal)未果,成為一個引人注目的政治受害者。與此形成反差的是,中海油現在擬以150億美元收購加拿大尼克森公司(Nexen)的油氣資產,如果交易得到加拿大政府的批準,這可能代表著加拿大對美國和中國看法的標志性轉變。

清潔能源技術方面的合作提供了一個機遇。中國在太陽能設備和風力發電機制造方面的主導地位,反映出中國希望使清潔能源成為一個增長型產業。將政府扶持與已獲得的技術進步結合起來,由此帶來的規模效益已將能源成本降至不久前水平的一個零頭。

然而,從美國的視角看,中國的崛起是另一個不按規則辦事的例子。公眾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幾家美國清潔能源制造商針對中國提起的反補貼訴訟,盡管此舉同參與經銷的更多企業的愿望相悖。

針對破產的Solyndra獲得美國貸款擔保的政治色彩濃厚的關注證實,清潔能源產業風險很高。但鑒于環境和能源安全方面的好處,多數國家提供補貼。如果沒有技術進步和量產來降低成本,商業可行戰略仍將無法實現。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碳排放國,美國和中國潛在受益最大。

然而,在所有這些爭議的背后,中美兩國投資者正開始做交易。中國側重于利潤率相對較低的硬件和組裝,而美國企業則看重專業、更高附加值的上游生產和盈利能力更高的下游安裝。中國日益上漲的勞動力成本,再加上靠近技術中心和更成熟市場的好處,正開始促使人們提議在美國擴大生產。這提供了一種類似于將日本汽車廠轉移到美國(曾幫助緩和了緊張局勢)的選擇。

隨著美國清潔能源融資枯竭,而開發更低成本生產流程的壓力不斷加大,中美雙方應將其政治資本用于鼓勵互惠安排,而非發動保護主義戰爭。

下一篇:客戶服務
新手指南 | 購物流程 | 支付安全 | 配送說明 | 售后服務 | 客戶關懷
滬ICP備16046463號-1
金狗旺财APP